星援”APP是明星流量造假的一個平臺

  • 时间:

【高考漫画原型老师】

普通的微博使用者,其粉絲數以及所獲轉發、跟評、點贊並無特別含義。而流量明星不是普通微博使用者,其粉絲數以及所獲轉發、跟評、點贊代表了其社會的、市場的影響力,這跟電視收視率一樣,是影響市場定價的一個主要因素。如果電視收視率是假的,廣告客戶就會吃虧;如果流量明星的流量造假,就會對投資人和消費者形成誤導。

說流量就是明星影響力,這是今日中國一種新式數字崇拜,文化娛樂領域很多資源因此被錯配到流量明星那裡去了。而一些老戲骨、年輕演員因為不願意流量造假,在演藝市場日漸被邊緣化。很多人感慨,流量明星當紅的當下已經很少有真正流行的歌曲,人們愛唱的還是以前的那些東西。

但因流量造假而受益的流量明星,在案件中處於缺席狀態。錶面上看,流量明星沒有“親自參與造假”,流量造假是由明星經紀公司、明星粉絲後援會等組織粉絲進行的。有關部門要拿出流量明星本人參與流量造假的完整證據鏈,肯定困難重重,但流量明星對流量造假知情、是流量造假的最大受益者,這是不容否認的。

@夏天的波爾卡:既然能形成產業鏈,說明這已經是每家粉絲都在做的事情了。希望各大平臺能夠停止打榜的源頭,還健康的用戶體驗,相信粉絲反而會更輕鬆。

有人會說,流量明星流量造假是多大的事兒?刷流量,說穿了就是在網絡上弄出點響動,以達到擴大明星影響的目的,有摻假的成份,不夠誠信而已。一條微博獲1億次轉發,多數人的感受就是太假、不可信,造假的膽子太大了,但也僅此而已。但流量造假遠不只是數字失真,而是事關社會秩序、市場秩序。

@奔跑吧梅洛斯:半年內吸金800多萬,這麼驚人的數字,可想瘋狂的粉絲出了不少力吧。如果不是部分粉絲有這方面的需求,也不會有人抓住這個商機,所以,理智追星才是根本。

流量造假不是簡單的失信行為,不只是損人利己、欺世盜名,這種做法損害了我們社會的公序良俗,誤導了人們的社會認知。明星是公眾人物,從他們對粉絲的巨大影響力看,其流量造假行為是一種影響很大也很壞的社會示範。對此止於道德義憤是遠遠不夠的。既然流量造假已經涉嫌違法,甚至涉嫌犯罪,是需要動用法律手段的。

@夜太黑路太遠:品牌方、各大平臺、選秀節目,大家都在催流量,粉絲不刷榜單、不砸錢,喜歡的選手就會被淘汰。現在的虛假流量,就是在這種風氣下被催生出來的,這是整個行業的問題,尤其是資本促成的畸形生態。

“星援”APP是明星流量造假的一個平臺,也是一種流量造假工具。“星援”APP犯罪團夥落網於“凈網2019”,顯然是因為他們污染了網絡環境,並藉此獲利。他們涉嫌的罪名是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,說穿了還是流量造假。

(長江日報評論員李爾靜 整理)

@Peter媽媽的日記:利用粉絲的愛來非法牟利本身就是不道德的行為,確實應該進行整改,隨著數據造假軟件浮出水面,之後必定會加強這方面的監管。

流量明星搞流量造假,目的是製造一種在社會上擁有廣泛號召力的假象,使自己可以接更多演藝合同、賺更多的鈔票。這種造假活動不是“於己有益,於人無害”,而是一種典型的不正當競爭行為。一些男女流量明星動輒粉絲8000多萬、9000多萬,一看就是假的,他們在誇大自己影響力的同時,自然就貶低了那些不作假的明星,本質是一種損人利己、欺世盜名的無良行為。

@說話太動人:部分投機者罔顧商業道德,營造緊張氛圍引導粉絲走向不理智,以方便從中牟利。星援APP為獲取不義之財鋌而走險,最終被端,也給那些被金錢沖昏頭腦的投機分子一個警示。

為何不看作品看流量@BAN:什麼時候流量變成衡量藝人的標準啦?難道不應該是看實力,看作品嗎?

網友評論反思異化的“粉絲文化”@誠實吐個槽:流量造假現象,是粉絲效應的結果,瘋狂的粉絲成了流量造假平臺所利用的工具。要想真正地疏解流量造假亂象,便要抓住異化的“粉絲文化”。

北京市公安局網安總隊近日透露,在公安部組織開展的“凈網2019”專項行動中,北京警方將涉嫌研發上線用於製造假流量的“星援”APP的犯罪團夥抓獲。這款APP在娛樂圈、粉絲圈使用極廣,用於短時間內刷高評論量、轉發量、點贊量,去年曾創造了流量明星蔡徐坤一條微博獲轉發過億次的“奇跡”。